明海法师:禅心无凡圣 茶味古今同

首页

2018-11-20

   文/明海法师  冬至居士译日本伊藤古鉴《茶和禅》一书,嘱余序之。

禅宗例来以心传心,不立文字,不依文字,禅是不可说的。 在佛教而为禅,在百木而为茶。 禅心茶味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同样不可说。

古德言:水月道场,空花佛事。

为方便故,我不惜拖泥带水,牵扯葛藤。

  茶与禅,其源皆在。 以茶喻禅,更是古代中国禅师的创举。   唐代,赵州禅师驻锡观音院(今河北赵县柏林禅寺)。

一日,有二位云水僧参访赵州,请教佛道。

赵州禅师问:你们以前来过吗一僧答道:不曾到。

师说:吃茶去!一僧答道:曾到。 师说:吃茶去!见此,立在一旁的监院不免满腹狐疑,问:师父,怎么来过的、没来过的,都要去吃茶呢师叫监院的名字,监院应诺,师说:吃茶去!  曾到、未曾到、监院,为什么都要吃茶去这到底是一杯什么样的茶  这杯茶,禅林名为赵州茶。

千载以来,于此言下,无数禅人顿见嫡旨,歇下狂心,打破漆桶,彻见光明。

  一句吃茶去,一碗赵州茶,代表着赵州禅师的禅心。   何谓禅心平常心是。 是心平等,无凡无圣;是心无住,无执无著;是心慈悲,无亲无疏;是心智慧,无辩无别。   万语与千言,不外吃茶去!不容思量,不容分别,解粘去缚,断惑截妄,当下即是。 所以,曾到也好,未到也好,监院也好,我法无分别。

  由此可见,禅门宗匠,以平常心,行本分事,扬眉瞬目,无非是道。   佛法是因缘法。

茶之为茶,也是一大事因缘。   遇水舍己,而成茶饮,是为布施;叶蕴茶香,犹如戒香,是为持戒;忍蒸炒酵,受挤压揉,是为忍辱;除懒去惰,醒神益思,是为精进;和敬清寂,茶味一如,是为禅定;行方便法,济人无数,是为智慧。   佛法在茶汤中。 茶心与佛心,何异又何殊  冬至居士的译本,文畅词达,言简意丰。 其中系统地介绍了茶道在日本的发展衍流,茶人茶事,星河灿烂,禅心茶味,盎然其中。 翻检之,多有会心微笑之处。   这本《茶和禅》,犹如以手指月,茶是指,禅是月。

于此须知,禅心茶味,非关文字。

若能会得此,则能于当下这一碗茶中,与祖师心意款通,明白为何禅心无凡圣,茶味古今同了。